去通道降杠杆 信托业创新转型进行时星球大战8
时间:02-27

  华东某信托公司投资总监日前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近期大多数信托公司都停止了新设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信托,通过信托计划变相加高杠杆配资的路基本被堵上。不过,该人士认为,从近期监管政策导向上看,对于非结构化净值型主动管理类证券投资业务的影响尚不大。此外,他还表示:“同业非标影子银行业务,比如一些传统政信、房地产融资类信托也受到比较明显的限制。”

  非标业务受限

  所谓的“证券投资结构化产品”通常分为优先级和次级两部分,优先级部分主要由银行募集,而次级部分是由企业或个人自有资金构成,能使次级投资者的融资规模扩大。

  与此同时,信托业的转型步伐正在加快。邓智毅日前撰文指出,信托业要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灵活性的优势,但也要审慎把握创新方向,避免走上利用信托制度优势开展简单低端的通道业务、充当监管套利工具的老路。要鼓励信托公司围绕实体经济需要开展创新,在“三去一降一补”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挖掘市场空间,为实体经济提供创新性、综合性、多样性的金融服务。要顺应“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需要,在债转股、投贷联动、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等方面,积极探索实业投行的新路。要鼓励信托公司围绕信托本源价值创新,在当前财富传承、企业年金、薪酬管理、员工持股、慈善事业等方面市场需求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充分发挥信托关系独有的制度优势,打造专属领域。要鼓励信托公司围绕自身资源禀赋优势创新,选择适合自己深耕的业务领域,积极创新业务品种,逐渐培育自身竞争力,培育不可替代的比较优势,在市场上牢牢占据一席之地。

  源头断流,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的同业业务部门已经感到“苦日子”到来 贾跃亭FF 91售价或超200万元 将创新能源车价格纪录大王饶命。某信托公司的投资总监认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小机构兼并的情况可能会出现,一旦持续亏损,民营背景的股东自然想要脱手。”

  促使信托计划代替资管产品成为上市公司流通股东的,是2016年7月18日下发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这一被业界称为升级版资管“八条底线”的《规定》最显著的变化是大幅降低杠杆倍数,严控结构化产品杠杆风险,并限定股票类和混合类杠杆不得超过1倍。根据相关监管文件,股票信托的杠杆比例则是原则上不超过1:1,最高不得超过2:1。

  去通道降杠杆 信托业创新转型进行时

  上海某信托公司的信托经理称,来找信托公司作为劣后级资金要求配资做股票的,一般是私募机构,也有个人投资者。信托公司一般不深究他们的资金从哪来、是谁的。信托公司近乎是“通道”,有时候也会帮这些机构找点钱,做成有中间级的信托计划,仅此而已。信托计划成立之后,买卖哪些股票是投资顾问(通常由劣后出资人担任)的事。对于这类产品,信托公司只是收取千分之三到四的管理费。管理费的多少多数情况下与信托计划的规模有关。资金和具体投向,除了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的范围外,都与信托公司没关系,信托公司也不承担股票下跌的任何风险。当然,如果这些股票下跌触及平仓线,信托公司有权下达平仓指令。

  在此背景下,结构化证券信托开始受“追捧”。道理非常简单:之前计划发行券商资管计划的项目,由于资管新“八条底线”,只能1:1配银行的钱,达不到规模要求。于是不得不找杠杆比例更高的证券信托。更有甚者,通过设置中间级,使证券信托的杠杆比例变相达到3:1、4:1。

  中金公司认为,“一行三会”公布资管新规政策,监管部门对同业和理财投资实行穿透式监管,严控投向、降低杠杆贯穿全年,监管层出手是这次银行同业理财腰斩的最大因素。银行理财短期不会明显收缩。在存款压力大、负债荒的背景之下,未来个人理财规模不会明显下降,只会在银行间的集中度提升。

  此外,房地产信托和政府融资平台类的“信政”项目都被套上了紧箍咒。2017年国内房地产市场政策调控力度较大 90后春节被掏空,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受限,信托融资需求旺盛。根据用益信托网统计,2017年成立的房地产信托产品数量比上年增长115%,规模增长122%。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信托产品成立明显提速,成立数量比上半年增长98%。仅2017年四季度便发行730只房地产信托产品,募集规模达2187.22亿元,占全年发行规模的34.9%。一些信托公司顺应趋势,大力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并在此基础上积极探索股权投资、并购等新模式,取得了较为丰厚的收益。不过,在2017年12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明确不得将信托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市、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等。2018年1月6日,银监会发布“[2018]2号文”,禁止向具有放贷资质机构、资管发放委贷。2018年1月11日,上海证监局发布窗口指导,禁止集合资管参与贷款类业务。

  “严监管下有些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已经停了,再这样下去,人员裁撤是必然的。”该人士称。事实上,信托公司的非标业务中,与银行合作的通道类业务占大头。以2017年三季度的数据为例,三季度新增的1.27万亿元信托规模中,近九成是“事务管理类业务”。所谓“事务管理类业务”就是对于该类信托,信托公司既不负责募集资金、也不负责资金运用,只是做账户监管、结算以及清算等事务性工作,一般收费较低,即通常所说的“通道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少数几家擅长证券投资业务的信托公司外,绝大多数信托公司的业务更倚重房地产项目和政府融资平台项目,即所谓的“非标”业务。不过,前述信托公司投资总监透露,“控规模”现在已经成为行业趋势,尤其是通道类信托。

  □本报记者 高改芳

  金融业者指出,经过前几年的高速扩张,信托公司的业务规模或在2018年迎来拐点,管理规模甚至可能会出现萎缩。但从长期来看,新的外部环境有助于提升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能力和风险防控意识,促进信托行业健康稳健发展。中国银监会信托监督管理部主任邓智毅日前撰文指出,信托业要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灵活性的优势,但也要审慎把握创新方向,避免走上利用信托制度优势开展简单低端的通道业务、充当监管套利工具的老路。

  “这给不同金融机构造成了套利机会。所以,收紧高杠杆场外配资是迟早的事。”某信托公司的投资总监对近期信托公司收紧配资业务表示赞同 90后春节被掏空。

  阵痛中转型

  配资业务收紧

  从源头来看,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的资金很大部分来自银行的“同业业务”。2月2日,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年)》显示,受金融监管收紧的影响,理财产品增速下降,同业理财规模与占比较年初出现“双降”。2017年银行业理财市场累计发行理财产品25.77万只,累计募集资金173.59万亿元。个人理财成为理财规模增长主要推力,同比增27.4%、占理财规模的67%,较2017年上半年提升6个百分点;机构、同业规模均有缩减,同比下降14%和46%,二者占比分别下降0.8%和5.3%。

  某信托公司投资总监认为,限制委贷的效果之一就是禁止了四证不全房地产项目通过信托或类信托实现融资的渠道。而四证齐全的房地产项目完全可以直接找更低融资成本的银行贷款,无需找类信托机构。除了监管政策不断收紧,从2017年底至今,监管部门对银行、信托公司也开出了多张罚单。“这些行政处罚是风向标。我们已经对今年非标业务规模收缩做好心理准备了。”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信托经理表示:“但要转型确实比较难。长时间没有业务的人员可能要考虑另谋出路。”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 喝酸奶有五大禁忌
  • 只吃蔬菜不吃饭,越吃越胖!
  • 夏季减肥别落进这四大误区
健康资讯- 饮食养生- 中医调理- 运动养生- 奇方偏方- 疾病预防- 四季保健- 名人养生-